言论的边界 《言论的边界》的读后感10篇

时间:2021-04-03阅读量:26
言论的边界《言论的边界》的读后感10篇《言论的边界》是一本由[美] 安东尼·刘易斯著作,法律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5.00元,页数:198,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一):妥协与坚持——言论的自由与边界  美

《言论的边界》是一本由[美]安东尼·刘易斯著作,法律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5.00元,页数:198,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一):妥协与坚持——言论的自由与边界

美国,是如今世界上言论最为开放的社会之一。他们可以曝光各种秘密,关于政府或者个人;也可以批评执政的官员,而他们之间也可以相互揭老底,而不用担心后果。不论以何种形式,承载着什么内容,各种各样的言论都可以完全自由地进入思想的市场。而这一切的自由,都源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这个明确规定了“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P2)

但仅仅有这个修正案,还远远不足以孕育这样一个高度自由的社会,从1791年至今,美国人们围绕的条修正案,进行了无数的斗争与讨论。而这本简史,就记录了这一切。

要读懂这本书,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美国的法律体系。从立法院、最高法院,到平民,宪法赋予美国的所有权利。联邦法由国会制定,是国会权利的体现;而州法由各州制定,是州权的体现:而这些所有权利同样都是由宪法赋予的。当州法与联邦法发生冲突时,就由最高法院,根据宪法,对一切进行裁定和判决。

而事实上,宪法语言很多时候是模糊不清的,在历史的不断发展中,很难贴切直接地对案件进行指导。于是对宪法精神的理解和判断,就成为了重要的依据。而在有关第一修正案的故事中,就是整个美国社会对“言论自由”四字的理解。因此这本书,除去第一修正案的变迁史之外,还是一本关于言论自由及其边界的生活史与观念史。

简而言之,这是一部为自由而不断向安全、稳定等妥协,又反抗,又妥协的史书,如何界定新闻自由与政治军事机密之间的关系,而第一修正案是否应该保护诽谤造谣者和公布他人隐私者,还有对于错误的言论是否应该拥有自由等等……对这些极细小但不容忽视的问题,长期以来深入而又严肃的思考讨论,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如今这样一个自由社会的形成。

一、言论与出版自由

1798年,联邦党人出台了《反煽动叛乱法》(TheSeditionAct)规定,发表出版“任何针对联邦政府……国会……总统的恶意、虚假、诽谤性的言论均构成犯罪……同时,不得散布蔑视、丑化联邦政府、国会或总统的言论,或煽动善良的美国人对于联邦政府、国会或总统的仇恨。”违者者将被处以长达两年的监禁和多达2000美元的罚金。(法案内容引自第二章P17页)这事实上是一部钳制言论的法案,其目的意在在即将到来的1800年总统预选中压制支持杰斐逊的言论,力图在大选中让支持杰斐逊的报纸“失声”。而大部分因为该法案而被起诉的被告,被要求承担自身言论完全属实的责任;而他们之所以遭到起诉,则是因为其言论的观点问题,而观点,是无法证明真假的。在这样意在侵犯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权的法案之下,公众对政府真实情况的获知能力就大打折扣;不能评说,不能讨论,就剥夺了民众参与了解国家的权力,进而极有可能促成暴政专制的国家机器。正如1798年《弗吉尼亚提案》中所抗议的那样:这部法案所行使的权力,与自由检查公众人物和公共事务的权力,与人民自由沟通的权力——这是其他所有权力唯一有效的保障,处于对立的地位。(P23)

而有趣的是,正是这样一部法案,促使了美国人更加意识到言论和出版自由的重要性。“一个不懂得珍视自由的社会,同样也不能指望通过法院来保持自由。”必须要做到,每个人都把对自由的敏感和追求刻入心底,不做妥协。

二、那些为我们所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

而关于言论自由的观念演变,也是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杰克逊法官曾经写到,“强制性地保持观点的一致,所能获得的只是墓地般死气沉沉的一致。……自由的实质标准,正是对现存秩序的核心表示异议的权力。”从中我们可以窥见美国鼓励和倡导多元思想的精神。在20世纪初期,发表不符合时下主流价值观的言论,是极有可能被起诉承担一些法律责任的。而随着几次意义重大的案件,如艾布拉姆斯案等的审理,法官们逐渐意识到自由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被认为正确的言论,而那些为我们所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这些伟大的思考,同样也极大地改变了美国人对自由的理解。法官霍姆斯曾经说道:“这是一场实验,正如所有的生活都是一场实验。”没有人知道对错结局,为自由,为民主的永存,美国是在小心翼翼做一场,时间跨度长,牵涉面极广的实验。

当在公众场所听见有人在高谈阔论与自己见解完全相反的言论时,有多少人能够心平气和地容忍其存在?普通人前去争辩,而严重点的,直接一纸诉状告到法院。但当我们换个角度思考,也许我们的言论在他人看来也同样是极其荒谬的,而无人知道真相究竟如何。因此第一,从正误的判断来讲,任何思想都有存在的价值;而第二,从言论自由的权力来看,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言论自由绝不仅仅是单纯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三、新闻自由与个人隐私

美国的新闻媒体始终享有着极大的自主权,这是为了避免其成为政府的喉舌而失去了监督的作用。但有的时候,新闻自由被用于个人隐私的公之于众,就对人产生了极大的伤害。

但令人尴尬的是,在百年多的历史中,美国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方法,来区分对公众政治人物个人生的审查和了解,以及对普通人的窥视与隐私侵犯。

正如作者所言“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和出版的自由的规定对于保障人类自由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对于构建一个健康的社会,这不是唯一重要的。倘若实现言论自由将以彻底牺牲个人隐私为代价,那么它只会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胜利”(P81)这可能是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也有可能有我们尚未能发掘的解决之道。

《论自由》一书在初入中国时,被译作《群己权界论》,很好地解释了自由的意义,是群体权利与个人权利的界限与平衡。追求自由,更可以理解成,是在寻找这样的一个平衡。

这本书从历史与法律的角度,把我带入了一个之前从未深入思考过的领域。过去我模糊地界定言论自由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事实上,这四个字背后,是美国先贤们对民主政治的忧虑,和百多年来,无数法官、民众的思索与抗争。政治中的言论自由,是防止暴政的工具;而生活中的自由,则是人与人、组织与组织、国家与个体之间的微妙共处与平衡。为了这些,百年来法案更迭,讼词凿凿,无数人因为自由而入狱,又因为自由而获释;更让人意识到,如今自由的来之不易。那些始终铭记宪法精神,维护美国民主与自由的法官们也让我印象极深,若是没有他们一次次极负责任的深入思索和力排众议,如今的美国也绝对走不到这一步。

而且极大的加深了我对美国政体的认识,可以说,这个国家由理性构建,始终讲究制约与平衡;所有的精彩与繁华,都源于两百多年前其先贤们朴素的智慧,与崇高的理念。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二):独处的权利

有些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呆着,比如看书。看书于我而言是一个非常私密的时刻,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放开心灵,遨游于文字的世界中,尽情体味痛苦与欢乐,怀想与追思,在宇宙所有的宏阔与细微处漫步。

最近一段时间,连续看了三本书,作者都是安东尼刘易斯,他是《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兼专栏作者,曾于1955年和1963年两获普利策奖。他长期从事司法报道,并曾在哈佛、哥伦比亚大学讲授“第一修正案与新闻自由”,手握猛料,下笔从容。

开始看他的书出于好奇,也想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宣誓的言论自由有所了解。先看了豆瓣评分达到9.2高分的何帆译《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获益匪浅,有醍醐灌顶之感。因此立刻上网搜索,买下了作者另两本书的中文版,分别是陈虎译《吉迪恩的号角》和徐爽译《言论的边界——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简史》。

读罢这三本书,让我领会最深的,除了言论自由,还有独处的权利。

美国18世纪制定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只有短短十四个字:“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出版自由……”。而美国大法官们兑现宪法的这一承诺,用了一个多世纪,直到本世纪后半段,言论自由才成为美国社会基本价值观,人们可以尽情批评嘲讽总统和其他政府官员而不会引言获罪

而刘易斯的可贵之处,是他没有止于为言论自由作传鼓吹,在《言论的边界》第五章“自由与隐私”中,他特别提到了相对于言论自由的人们的另一项基本权利:独处的权利——隐私权。

美国高院的福塔斯大法官对于隐私权有一段精彩的表述:“隐私权受宪法保护……它是一种让人能够独处的权利;一种根据个人的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一种不被打搅、袭扰和侵犯的权利。”

言论自由的斗士布兰代斯大法官也曾在一份判决书的反对意见中写道:“联邦宪法的制定者们……意识到保护人们的精神特质、情感和心智的重要性……作为对抗政府的一种手段,他们创设了独处的权利——这是一个文明人应该享有的最有价值的、同时也是涵盖最广的权利。”

刘易斯说,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一个开放社会就必须容许个人隐私的公开。他在书中引用了纽约大学托马斯内格尔教授的一段话:“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一座思想、感情、幻想和冲动的丛林,如果毫无保留全部公之于众,那么文明将无从延续……同样地,正如我们将内心的淫荡、好斗、贪婪、焦虑或自恋在普通公众面前暴露无遗后,社会生活将不复存在一样。”

我从自己读书的情况推断,隐私权和言论自由一样,现在对于我们还是个奢饰品。今年过去11个月了,我才看了41本新书,连一周一本的最低计划都没完成。因为如果我没有勇气抛弃一切去追求独处的权利,就无法得到那么多独处的时间。

当然我知道,这是两码事。

在1985年的一次访谈中,米兰昆德拉总结了他对隐私权的看法:“我们今天的时代,私人生活正在被摧毁……人们自身,也正在一点一点地丧失私人生活的感觉与体会。当一个人在他者的眼里无从藏身,生活就变成了地狱。”

是这样。我们现在的生活,离地狱不远。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三):言论自由的“拓荒运动”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

虽然只有十几个字,《第一修正案》如今却已成为美国思想自由的“守护神”,它的地位并不是依靠开国先贤们的“御笔朱批”,不是靠法律机器“斧钺伺候”的严格执行,而是通过200多年的司法实践,通过一个个具体而微的案件审判,有惊无险地驶过各种暗礁险滩,才渐渐巩固其国之基石的地位,成为美国人深信不疑的信仰。

美国人对言论和出版自由的珍视源于父辈们曾经饱受压迫的历史。逃离了“许可证制度”和《反煽动性诽谤法》四处撒网的英国之后,国父们决定将言论出版自由写入宪法。然而,第一法案在襁褓中就开始命途多舛,1787年,麦迪逊在写给杰雯逊的一封信中,声称权利法案不过是“羊皮纸”糊的篱笆,不断遭到“各州中专横的大多数”的侵犯。11年后,法国恐怖革命的黑风袭来,恐惧将公民理性赶下政治舞台,联邦党人通过了《反煽动叛乱法案》,公然将《第一修正案》视若无物,以保家卫国为借口维护期摇摇欲坠的政治优势。

这一“恶例”预示了此后两百多年间《第一修正案》时刻面临的两大威胁:恐惧和政府。然而,历史的暂时倒退也刺伤了美国人的神经,他们第一次意识到“自由之火”是如此脆弱,在政治风向之中太容易就被吹灭,需要用数百名身陷囹圄的牺牲者来呵护。

后来,两大“死敌”曾经一次次地反扑,短暂地占得上风:一战、二战时的反煽动叛乱法案;麦卡锡主义的“红色恐怖”以及小布什在反恐时代的肆无忌惮……《第一修正案》就像是一个手执真理、别无长物的骑士,它需要不断地驰骋开拓,不断地扩展言论的边界,让纸上的条文行走于大地之上,庇护更多的人们。随着社会文化的演进,言论自由的边界也越推越广,曾经批评官员要面临着巨额赔款和坐牢的危险,曾经焚烧国旗被认为是对国家的犯罪行为,曾经政府窃听公民隐私而无所顾忌。如今,这些已经都成为历史,美国成为世界上言论最开放的国度,连“敌人”伊斯兰激进分子也能够畅所欲言。

Freedomisnotfree.自由从来都不是从天而降的,在争取言论自由的道路上的开路急先锋是媒体,而夺下城池、守住疆土的则是大法官。由于言论自由是媒体的生命线,所以他们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面,身先士卒地冲击国家政治的权威、社会禁忌的藩篱,一次次地与政府官员、平民百姓对簿公堂。捍卫言论自由的接力棒交到了大法官手中,他们只有一遍遍的敲响《第一修正案》的恢弘圣音,入情入理地解释言论自由的价值和意义。9名大法官中有派系纷呈,有左右对立,在他们烛幽发微的辩论之中,真理越辩越明,言论自由的边界越辩越清。判例凝聚了社会的共识,争取言论自由的成果得以巩固。

言论自由不仅面临着拆除围墙的斗争,有时候也面临着“诸善之间”如何取舍的抉择,毕竟言论出版自由并非唯一需要呵护的价值,难免会与其他价值相冲突,比如隐私权、公正审判权等,这时候就需要权衡“诸善之间”的轻重缓急,有时候需要各让一步,有时候需要一方暂时“退避三舍”,这并非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论谁胜谁败,双方都不会跌出“底线”之外。即便言论自由不得不为个人隐私、法庭审判让路,但在争取的过程中,为它辩护的声音也已经在人们的心头飘扬。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四):12.1

作为一个中国人,或多或少会对民主自由的美国有崇拜和向往,尤其是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但是,在没读《言论的边界》这本书之前,我们往往会忘记,凡事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历史和时间在细细的打磨着每个人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为我们所见的事实。第一修正案也是在1919年才第一次用于支持言论自由,在之后漫长的时间和诸多的诉讼中经历了一战,二战,冷战,种族隔离,恐怖袭击,终于成为了今天我们所见的摸样,也从众多的案例中勾勒出了她的轮廓。所以,在呼吁今天的中国加速言论开放的时候,也需要时间来改变,当然速度稍微快一点会更好。

全书的架构我很喜欢,从言论自由的历史引发了对相关问题的讨论和最高法院对多方利益的平衡,作者本身也对每一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同想法的碰撞能让读者对这诸多的矛盾和冲突有了更深的理解。尤其很多问题是当前的热点问题,比如说选举的资金支持,选举宣传广告,国会一直试图通过立法来监督选举资金,尽量使得候选人能更多的代表少数人的意见,但是,目前的情况确实,选举花费越来越大。最后,在捋一捋文章架构。

言论自由与个人:隐私权,仇视性言论。

言论自由与媒体:媒体的特权,媒体报道对审判,选举的影响,出版物。

言论自由与政府:恐惧,特定的外交社会环境。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五):不是评论,记录一些词条。

司法能动性(JudicialActivism,又译司法能动主义、司法积极主义),指的是对美国司法制度中审判行为的一种见解。

司法能动性的基本宗旨是,法官应该审判案件而不是回避案件,并且要广泛的运用他们的权力,尤其是通过扩大平等和个人自由的手段去促进公平——即保护人的尊严。能动主义的法官有义务为各种社会不公提供司法救济,通过运用手中的权力,尤其是运用将抽象概括的宪法保障加以具体化的权力去这样做。

司法能动性的主要表现有:

法官在进行宪法解释时,并不致力于对立法者立法意图的探求;

倾向于弱化遵循先例原则;

倾向于为了取得特定判决而减少程序上的限制;

不那么顺从于其他政治决策者,更多依赖自己的判断;

倾向于做出范围宽泛的判决意见;

主张一种广泛的司法救济权。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六):路漫漫其修远兮

18世纪中叶的殖民地开始,一路述及今日之美国,两百多年的宪

法第一修正案简史,在这本12万字的小册中为作者层层展开,脉络毕

现。叙述简略精当,案例信手拈来,给我这种法律盲历史盲上了个启

蒙课。并且,这堂课很生动有趣。

根据该书,简单归纳下美国言论自由发展史上大事件:

1.1735曾格案。影响了《反煽动性诽谤法》的审判;

2.1787《联邦宪法》及1791《第一修正案》颁布,言论自由写入宪法;

3.1800《反煽动叛乱法案》被废止;

4.20c20s吉特洛诉纽约案,第一修正案条款适用于各州;

5.1927尼尔诉明尼苏达案,媒体的批评监督免于事先禁令;

6.1964《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媒体免受反诽谤法的限制;

7.1971《纽约时报》披露五角大楼文件事件;

8.1972水门事件

至此,美国媒体借着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不断扩张自己“言论的

边界”,在批评监督政府的战场上立下了战绩卓著。今日美国言论之

自由、媒体之发达不是一日之功,在其不足三百年的历史中,公民、

媒体、法院、政府不断博弈,压制与抗争、前进与倒退总是交替出

现,螺旋式地推进其言论自由前行。时至今日,美国媒体始以如此特

立独行、飞扬跋扈,乃至引发“媒体专制”的忧虑。

阅读此书,很难不产生由此及彼的联想。我很想站在全局的角

度,用发展的眼光,批判地看这一问题,为我们的媒体找到一些慰

藉。较之过去,前进当然无法否认,但当记者依然被随意关押扣

留,当电视依然被一纸禁令阉割,当该页面依然无法显示,生活在当

下的我们,谁不期望这前进的脚步能快点再快点?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七):自由不是靠人施与的

看完了这本书,我就不敢自称中国人是智慧和勇敢的了。相对于美国人,中国人一点也智慧,一点也不勇敢。美国人是向往自由的,是勇敢追求自由的,而且在追求自由的路上也充满了辩论的智慧,美国人用理智的精神和勇敢的力量追求了自己想要的自由。

这样的民族是强大的,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靠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不鼓励思想、希望和想象才是真正危险的。恐惧滋生镇压,镇压滋生仇恨,仇恨将威胁政府的稳定。

可以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伟大的,美利坚的建国者为后人奠定了自由的基础,美国的后人只要维护第一修正案的尊严和更新第一修正案的认识就可以了。回观中国,似乎也有这样的条款,但似乎这不是绝对禁止立法的,这样看来,当代中国的言论自由度还落后于刚建立的美国是可以肯定的,中国的路还很长。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八):言论的边界在哪里?

美国人信耶稣、信神,也许宪法第一修正案是他们思想的耶稣、守护神。

之前读了刘瑜的《民主的细节》,当代美国政治观察随笔,在一篇叫《就这样被你笑话》的文章中,她写了这样一段话:“一个开放和不开放的社会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政治家,乃至一般的公众人物,是不是足够“皮厚”……关键是,在一个指着总统的鼻子骂都不会被关进监狱的社会里,普通人会有更大的安全感,而安全感,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是什么让美国人的言论有如此的安全感?

所以,这次读书选择了《言论的边界》。作者安东尼•刘易斯用一种深入浅出的方式,讲述了两百多年来美国言论届的围剿和突围。所有的变化都能通过每一个故事找到依据,正如书中所言“法律不是靠明确的条文来表现,而是在一个个案件的判决中清晰的展示出来。”

还没翻开书,腰封上的话语就直接吸引了我——是什么能使美国人可以谈论的内容从白宫政治到闺房秘事?这一简单的社会生活缩影,正是美国人两百多年来为之努力的核心内容:言论自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短短的一句: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出版自由。历经坎坷终于能在全美不分人种,不分行业的践行。

历史从来不是按着一条道往前走的,曲曲折折才走得深刻和被珍视。

17世纪,最初的北美殖民者们多来自英国,而当时英国国民的非官方言论还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他们有责任在新的大陆扩宽言论的边界。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发表,北美洲的十三个英国殖民地宣告独立,这是开创历史的时刻,对后来的美国人来说是伟大的,不狭隘的说,对世界来讲也是伟大的。

1791年12月15日批准修改前十条修正案,其中第一条宪法修正案有关言论出版自由。条款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言论的好景不长,

1798年7月4日参议院通过关于“煽动性诽谤”的法案,这一法案的目的是排解法国恐怖统治的担忧,同时镇压1980年总统预选中支持杰斐逊的言论。

1919-1929这十年间,言论届有三种反对声音颠覆了以往对对第一修正案保护范围的理解。第一种声音来自1919年的艾布拉姆斯诉合众国案。第二种声音来自1927年,在安妮塔•惠特尼案。第三种声音来自1929年审结的合众国诉施维默案。

1937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罗斯福采取了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剥夺宪法权利的行动,授权军事指挥官驱逐西海岸所有日裔居民。

9•11事件后,2001年10月26日由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签署颁布了国会法案,即美国爱国者法案,该法案扩充了警察的权利。一个警察权力过大的国家是不会有太大的自由的,这不只是对于美国来说。

抛开本书,2013年6月,前CIA技术分析员斯诺登向外界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棱镜”项目。该项目以“爱国”为借口,通过监控互联网和收集电话记录窥视着政界和民众的生活。10月26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爆发名为“停止监控我们”的抗议游行集会,同时递交一份57.5万多人的联名信要求停止监控。这历来是美国人抗议的有效途径。

随着媒介发展的多元化和便捷化、信息形式的多样化,成为独立媒体人成为可能,轻点键盘,你的一条消息几秒钟便可传遍世界,可是言论的边界究竟在哪里?自由和秩序的界限究竟如何划分?绝对的自由能否被得到?

如今的美国人,可以畅谈白宫政事,同时也可以八卦花边丑闻。但是,尽管如此还会遭受诸如窃听、监控的困顿。究竟言论的边界在哪里?“我们需要的自由社会需要怎样的景象?”也许,这一切从1791年开始,至今的200多年,之后的若干年都将是一个没有穷尽的探索。但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对自由的追求矢志不渝,世界对自由的追求也决心满满。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九):渐进的自由

当我们在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大唱赞歌的同时,当我们将各种各样的称誉,鲜花,掌声献给这个仅仅只有十几个字,但是历经两百多年一字未改的条款的同时,我们应该首先明确意识到这么两点,第一,美国今天的言论自由不是一蹴而就,尽管第一修正案在两百多年前就被制宪先贤们写下,它发展至今走过的道路曲折而又漫长,许多人都为此献出了自己的自由而身陷囹圄。第二,美国今天的言论环境依旧无法堪称完美,它依旧是一个发展的事物,始终随着社会发展而改变。但是,纵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这个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在经历了南北战争,二战,平权运动,越战的一系列洗礼之后,在众多美国普通民众,新闻界,法学界等诸多方面的努力下,它在不断的蜕变成长,以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护卫着美国民众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基本的权利之一。

十几个字的条款是死的,但是经过美国最高法院的一次次判例最终形成了现在今天的面貌。如书名所说,言论的边界,边界一词看似是对自由的框定和限制,但从另外一面来说,可以视为对未知领域的探索与开拓。人们一次次地纵马扬鞭的驰骋,对蛮荒之地的侵入,都是对统治权威的挑战,是对国家法治的挑衅,纵使有法律条文的保护,但是在那些灰色地带,公平与正义的光芒一时也无法透过绞缠争斗的翻滚的云层。大理石圣殿的长老们对法律条文的一次次解读将翻滚黑暗的云层驱散的越来越远,言论的边界变的逐渐清晰明显,人们在这块充满鲜花,牛奶与阳关的富饶之地恣意妄为,而不用担心遁入无边的黑暗中。

在关于言论自由的界限的定义上,美国的法律追寻的是英国的《反煽动性诽谤法》的脚步,它将任何对政府,教会和上述两机构官员的不恭言辞都视为犯罪,即使所述事实为真。1794年,亚当斯签署了《反煽动性叛乱法案》,意图压制任何批评国会和总统的言论。尽管此法案仅仅存在不超过两年半的时间,但是前后有14个人因为此法案而被捕。尽管第一修正案明确表示维护公民的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是一直到1919年最高法院才第一次启动第一修正案来支持言论自由。1919年,最高法院的法官霍姆斯提出了那个日后非常著名,但是含义模糊的判定标准,即“明显而即刻的危险(aclearandpresentdanger)”

1931年,加利福尼亚州立法禁止展示红旗,最高法院将第一修正案中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进行扩展,判定加州的此项法律违宪。法官休斯写道,“为了人民的意愿,政府有责任始终保证公众自由参与公共讨论,如有任何改变,须经合法手段实现之。这是美国宪政制度的一条基本原则。”这一案例的判定,表明了第一修正案对那些非言论性的表达行为进行了保护,这是对言论自由的一个扩展。

1967年,最高法院在面对媒体的自由报道的权利和个人隐私的保护前面做着了微弱的抉择,判定了州法院对《生活》杂志对于希尔的报道的判罚违宪。这一案例

1960年,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两审失利后,几乎被各地政府官员相继提起的索赔逼至绝境的《纽约时报》,奋起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宣布“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这一判例在美国历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里程碑的意义,从此以后,新闻媒体与公民可以自由表达对政府与官员的意见,而不必担心遭到起诉和遭到惩罚性赔偿的判定。这是一个自由的公民社会的基础,自由表达对于公共意见以及其执行人的批评,既可以对政府行为进行监督,又能促进公众对于公共事务的参与。

1977年,最高法院判定州政府阻止美国纳粹党游行的禁令违宪。这就是霍姆斯法官谈及的“那些为我们所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对于类此的“仇视性言论”(hatespeech),欧洲和美国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在欧洲,有十一个国家规定,否认大屠杀,即构成犯罪。而在美国,即使3K党的头头宣称,“就个人而言,我相信黑鬼最好被遣送回非洲,犹太人滚回以色列”,最高法院也毫不犹豫地推翻之前的有罪判定。

所有的这些案例都在表明着这么一个事实,自由是渐进的,是变化的,但无论它们怎么变化都掩盖不了这么一个事实,个人意见的自由表达是一个良好运作的社会的核心价值,是一个宪政国家的立国根本,失去了对这一核心价值的追寻,这个社会将不可避免的滑向独裁统治和极权统治。

http://www.jdxyw.com/?p=1805

《言论的边界》读后感(十):言论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这本书是国庆放假期间三天读完的。上一本书是“批评官员的尺度”,基于了解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想法,继续读了这本书,同一个作者所著。

看完之后的几点感受:

1、言论自由需要一个有力的制度作保障,司法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美国从建国以来设计的三权分立制度和最高法院大法官终身任期制为美国社会的言论自由营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一片适合生存的土壤。

2、言论自由即使在美国这样一个国家,也是一个长期斗争、慢慢发展的过程,随着法官、执政者及每一个公民认识及理解的发展而变化。

3、与言论自由的问题情形太多太复杂,以致于在美国与第一修正案有关的案例,判决出现反复的情况不少,执政者违宪的做法也是有发生,好在由于美国社会的基本共识,这些反复最终都能得到纠正和完善。

4、没打满分是因为看这本书的时候满纠结的,书中有些语句或段落前后的逻辑关系不是很能理解,特别是媒体的特权这一章,读了多遍也没完全读懂,可能是自己的理解水平有限,不过先把扣掉的这一分算在作者和译者头上了,哈哈。

上一篇:与狗狗的十个约定 我与狗狗的十个约定读后感10篇下一篇:恰同学少年读后感 《恰同学少年》读后感10篇
关键词:
边界言论读后感

热门tag